页面载入中...

被中国粉丝送礼的韩国“猛虎部队” 原来是它

  一部长篇小说的成功关键,就在于主人公的塑造。《旋转门》中的任鸿飞作为主人公,我认为是塑造得比较成功的。他出身草根而又受过很好的高等教育,更妙的是,他在读书时就有商场实战的经验;他更具有经营财富的动力和雄心,这种动力与雄心贯穿于他打造他的商业财经帝国的全过程;而正因为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又是从底层拼杀出来,所以对世态人情有深刻的洞察,他不仅懂得他的目标所在,也使他能在中国这个特殊环境中,有全面盱衡得失和走向的敏锐,但更难得的是他还具备一定程度的家国情怀。可以说,这确实是一个有血有肉、情商智商都很发达的难得的人才,这些素质的具备注定他要做一番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大事业。他果然做到了,在他的进取过程中时时展现出过人的智慧和不凡的风采,以此吸引了众多剧中人物的欣赏与爱慕。他所开展的事业步步辉煌,经营的商业帝国规模已很庞大,旗下有了多个上市公司,他的事业如日中天。然而,他在刚刚抵达到一个比较可观的巅峰时却又匆匆陨落了,即使是未来的命运并不可知——作品留下个光明的尾巴,他也可能东山再起,——但陨落毕竟是他事业上的一次重大挫折。为什么这样一位精英人物会有这样的结局呢?这当然要追溯他崛起的历程与成因。作者把这样一个优秀的、几近完美的人物撕碎给我们看,使小说多少呈现出一定的悲剧色彩,而因此形成的张力和震撼,是这部财经小说力图超越一般类型小说而给能人以深刻启迪的最成功之处。

  如果说任鸿飞当之无愧是本书的主人公,他是在财经金融这样一个商业舞台上的主角,那么肖东方则毫无悬念地应被称为“影子主人公”,无论任鸿飞所建立的商业帝国有多庞大,他才是其中的灵魂性人物,他虽然自称只不过为任鸿飞他们“站台”,实际上是时刻在掌控着任鸿飞那个财经航母的走向。虽然任鸿飞为商业帝国的一步步也绘制过蓝图,这当中即便有他的创意性发挥,其实也是他体会肖东方的意志与愿景、并予以实施的结果。正因为任鸿飞具有相当高的悟性、敏锐与魄力,才能与肖东方一拍即合,互相欣赏。他们实际上是互为“镜像”,并“珠联璧合”。而肖东方是什么样的人呢?他是已从央企退休的高管,从小是在“大院”里长大的,作者由此暗示了他身世的显赫与人脉的非同一般。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平台,他才能“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一般,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有这位“灵魂人物”的把握与指点,任鸿飞才能奋发其智勇,一路化解种种障碍,避开丛丛暗礁,高歌猛进。他当然也意识到,如果没有肖东方,自己即便不是寸步难行,也是不可能把事业做得这么大。然则,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正是这个人物导致任鸿飞的悲惨结局。对肖东方这样一位仿佛淡出现实而整天幽居在四合院里念经画画的人物,作者刻画得形神俱备,虽然着墨并不是很多,但意到笔到,得其神韵。尝一脔而知一镬之味。作者越是写尽肖-任结合的优势,越是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式财经集团的结构模式、生存伦理与做事风格以及种种细节。他们是这个企业界多少“显赫”、“成功”人物的化身。

  “精准的输出口非常重要。”冯锦强认为,“年画重回春节”先要积极拓宽题材,比如传统年画以门神为主,但双扇门在现代生活中越来越少,传统门神题材的年画自然没了市场。“我们这几年大力推广‘财神’题材年画,比如跟银行合作,每个到银行办理业务的客户都可以领到‘财神’年画,银行丰富了服务内容,我们也推广了年画。”除了尝试新的内容,冯锦强也致力于开发“非主流”的装饰性年画,让那些更适合现代装潢风格和居住环境的年画走进当代人的生活。

  随着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改变,年画在节日中的存在形态更加丰富。“乔麦年画”的创始人乔麦,把今年的生肖年画“诸事顺遂”做成了台灯进入家具市场,受到客户的欢迎。杨柳青画社传承部经理孔青也有同样的感受:“杨柳青画社今年的生肖年画《吉祥好运》《和谐幸福》《竹报平安》,形象吉祥,名字也符合大众心理,上市以后受到消费者的喜爱。”乔麦认为,年画承载着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只要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没有变,年画就有无限可能,不管是在纸上、丝巾上还是灯具上,不管什么载体,最终只要回到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期待中,年画都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定制和精品化路线也成为年画发展的新方向,石见亭根据客户的需求创作出小幅的财神年画。高密扑灰年画代表性传承人吕蓁立则致力于将扑灰年画精品化,希望在保持基础工艺的同时,提高扑灰年画的格调。“作为传承人,我想把高密扑灰年画最好的东西挖掘出来,创作出精品在社会上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吕蓁立告诉记者,传统年画中的红、黄、蓝容易流于艳俗,经过调制后的颜色更加淡雅耐看,更适合收藏和家庭摆放。

  3。培养年画后备力量

admin
被中国粉丝送礼的韩国“猛虎部队” 原来是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