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fuck chinese girl】博物馆里镇馆之宝的“古的idea” - 第3页

  李陀认为,当我们的日常生活实践被这么彻底改造的时候,知识分子再没有曾经的优越性了,这是因为系统的知识在零散的信息面前毫无优势了。过去知识会帮助我们认识世界,但是在“手机社会”里人们不是靠知识,而是靠信息来接触世界的。李陀觉得,很多知识分子现在都败下阵来自觉进入“手机社会”了。“他的学术搞得马马虎虎,书写得乱七八糟,看学术稿子、论文都是在手机上看,能看仔细吗?”李陀批评道。他也认为这个问题非常严峻,因为知识的品格和知识分子的身份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个“手机社会”改造我们所有的文化,尤其是改造我们知识分子,也改造我们知识分子本人。

  在座的其他三位知识分子也同意李陀的看法,他们都很关心:在今天这样一个手机时代、技术时代,知识分子如何保持反思,如何适应变化?

  李陀觉得另一个严峻问题是,我们很难形成一种有效的描述社会整体状况的话语,因为每个分众都有自己小小的亚话语,都有自己的一套语言,一套词汇。而知识分子越来越无法对社会总体问题提出挑战、质疑,或者是提出大的话语。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孟建树说,今天知识分子越来越成为大众的一部分。但这个情况对知识分子的要求也更高了,不止是在情感上共情,还要进入别人的趣味和价值体系。“但这都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可能会变得有越来越大的挑战。”他认为分众化和亚文化群落作为年轻人很重要的文化形态,包括电子竞技、游戏、科幻、网络小说等都需要很专业的知识,对知识也是提出很大的挑战。“不同的知识群落都自己有一套独有的文化符号,不是很开放的,知识分子能不能被接纳都是一个问题。”孟建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那会的伊朗失业率高达13%,通货膨胀率保持在9%的高位,一些食品的价格高涨30%。还有年轻人的问题。伊朗8000万人口中3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70%,这个人群中又有40%左右失业,年轻人的日子不太好过。

  被失业、通货膨胀和生活物资匮乏等问题困扰的伊朗,很难让社会保持平静。再加上外部势力的诱导,“鸡蛋骚乱”演变成全国性游行活动。

  由民生引发的社会动荡,在2019年11月的伊朗又再次上演。

  在政府宣布汽油涨价并实施定量配给后,伊朗多个城市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一些情绪激动的年轻人喊出了“反政府”“复辟巴列维王朝”的口号,还在街头焚烧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画像。

标签: fuck chinese girl
admin
【fuck chinese girl】博物馆里镇馆之宝的“古的idea” - 第3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