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美波音客机因故障空中放油:60人受影响

  在林风眠所倡导的艺术运动中,学校美术教育是艺术运动的一部分,它是社会艺术事业的基础,为社会艺术事业提供丰富的人才和作品。学校美术教育,是培养创造人才发展社会艺术事业的基地。学校美术教育和社会艺术事业二者相辅相成共同推动艺术运动发展,最终以实现艺术社会化,达到“艺术救国”的理想。

  而徐悲鸿有关艺术的社会教化作用谈及并不多,他对艺术的社会功用的理解,也仅限于“成教化,助人伦”一类的传统说法,和希望通过艺术的发展来提高国家民族在国际上的地位的林风眠相比,他还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艺术和生活的关系。徐悲鸿所不满更多在于中国传统绘画自身,所以他把目光聚焦在改造中国传统绘画的使命中。

  对于中国艺术的现状,他在《复兴中国艺术运动》一文中指出:“检讨吾人目前艺术之现状,真是惨不可言。”对此现状他表现出深深的忧虑,说道:“若此时再不振奋,起而师法造化寻求真理则中国不亡,而艺术必亡。艺术若亡,则文化顿黯无光采。起而代之者,将为吾敌国之日本人在世界上代表东方艺术! 诸位想想,倘不幸果如此,我们将何颜面以对祖宗。”基于此,他把复兴艺术的重任当成自己的责任,“我给自己提出的任务就是恢复中国的传统,并创造新的、现代题材的作品”,这是徐悲鸿改革中国画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

  如何恢复中国的传统呢? 他在《中国画改良论》中阐述了复兴中国绘画的中心思想:“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 之。 ”从他一系列对中外绘画的评论文章我们可以看出,佳者即唐宋绘画,不佳者即明清绘画,西画可采者为古典写实主义,不可采入者乃是印象派以来的“学士派”。 “吾个人对于目前中国艺术之颓败,觉非力倡写实主义不为功。吾中国他日新派之成立, 必赖吾国固有之古典主义,如画则尚意境,精勾勒等技”。这里的“吾国固有之 古典主义”与上文的“古典主义”是一个意思,实际上指的就是有写实特征的古典主义。唐宋绘画“师法自然”的严格求实态度和求真精神,是徐悲鸿所大力提倡和推举的,也是他一直想复兴的。1947年的《世界艺术之没落与中国艺术之复兴》说:“我们在艺术方面倘能恢复到汉唐末全盛时代的水准,以及他们的造诣,就算不错,所以我提 到中国艺术之复兴。”徐悲鸿认为不仅要复兴中国传统的写实精神,而且要推陈出新,因而需要借鉴西方绘画中 的写实主义的艺术。

  他们拍照,他们演讲,他们拍戏,他们飙车,他们以明星的姿态在网络空间里维持着高曝光度,读者转化为粉丝。他们也许依旧写作,但只为爆款而来。这几乎是一个集体式的变化,冯唐只是其中一个。所以光怼冯唐“油腻”不够,这些年明星作家们的集体“油腻”才更值得讨论。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天怒怼冯唐的各路文章虽然角度和写法不同,但几乎都是站在各种现实生活的状况里表达对其简单粗暴论调的不满。可有意思的是,冯唐们当年的登场恰恰是以接管市民生活的姿态出现的,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去政治化潮流中所诞生的城市生活情感写作成就了一批作者,他们的写作既顺应了变动中的城市潮流,也敏锐地捕捉到了变动潮流中人们的行动与心性。可是他们有接管市民生活的姿态,却缺乏对市民社会的实质承担,写作带来的巨大话语权既没有不断加强其文学作品精品化的生产,也没有产生足够回应城市生活情感负责任的新型表达方式,而是迅速地完成了自身的商品化并不断以速朽的方式追求商品世界里的不朽。看上去依旧面向大众在公共空间写作,但城市生活情感不再成为写作关切的对象,而仅仅沦为写作消费的源泉。

  所以今天的读者大概都有“走着走着就走成了一个人”的感觉,写进心坎里的文字越来越少,掏你的钱还要嘲笑你的文字却越来越多。

  可能有人会说何必那么较真,他随便写写,我们随便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但问题在于这并不是一场普通人的写作,不是一则私人日记,也不是诞生于一个私密空间,它并不满足于与陌生人的不期而遇,而是旨在转化为每一个流量关联到每一份收益。它每天与千千万万的同类文章不知不觉地改造与形塑人们的认知空间与价值坐标,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强制,但通过持续打造网络爆款文章与各类出位言行所再生产的话语权,不断挤占了另类叙述的可能性。于是,人们不再对文字有期待,人们也无法对文字有期待,并渐渐说服自己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

admin
美波音客机因故障空中放油:60人受影响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