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各级检察机关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坚持问题导向,以开展符合地域特色的专项行动为抓手,深化、细化、实化监督,对发现的问题建立台账、拉条挂账、整改销号,优先解决既能够解决又有震慑的问题,助推长江生态环境资源领域问题集中整治。安徽省检察机关结合“三河一园一区”重要生态资源,在全省开展“守护绿色江淮美好家园”专项检察活动,分别在长江、淮河、巢湖、大黄山国家公园、大别山绿色示范区等流域或区域开展有特色的子专项活动,有针对性地加强对重点生态功能区、敏感区、脆弱区的司法保护,共督促复垦耕地428亩,治理恢复被污染水源99处,关停和整治污染企业89家,回收和清理生产类固体废物13.24万吨。江西省检察机关开展“五河一湖一江”及饮用水源地公益诉讼保护专项行动,督促治理饮用水水源保护区168个,清理污染和非法占用河道62.7公里,整治、关停非法排污口23个,督促关停和整治违法排放污染物企业36家,拆除养殖网箱643个、面积2.6万多平方米。湖北省检察机关开展“长江流域生态保护公益诉讼专项行动”,立案公益诉讼案件2621件,办理诉前程序案件2463件,起诉197件,督促恢复治理被污染水域8万余亩,关停、整治违法养殖场500余家,清理被非法占用的长江干支流河道117.6公里,清除长江干支流岸线固体废物45.6万吨,恢复被破坏林地1700余亩。湖南省检察机关办理了最高检挂牌督办的洞庭湖下塞湖非法矮围破坏生态环境公益诉讼系列案,夏某某等涉黑人员在洞庭湖非法捕捞、非法采砂被追究刑事责任后,益阳市人民检察院向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2件,请求生态环境损害赔偿4000多万元,并在此基础上推进“守护一湖四水”专项检察监督工作以及江河湖塘非法围堰专项清理活动。云南省检察机关开展“金沙江流域(云南段)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专项监督行动”,把九大高原湖泊保护治理纳入其中;同时,以2020年世界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为契机,积极探索生物多样性公益诉讼保护“云南方案”。贵州省检察机关在“守护多彩贵州?严打环境犯罪(2018—2020)”执法专项行动基础上,以赤水河、乌江、清水江等长江支流流域为重点,集中打击整治长江流域污染环境违法犯罪。

  (三)强化协同联动,构建检察协作新格局。

  一是跨省域检察保护“形成一盘棋”。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四省市检察机关建立赤水河、乌江流域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协作机制,并与西藏、青海六地检察机关会签《关于建立长江上游生态环境保护跨区域检察协作机制的意见》,共担上游保护责任;云南省分别与贵州、四川两省联合开展三级检察院、河长办赤水河、泸沽湖联合巡河(湖)调研活动;江西、湖北、湖南三省检察机关签署《关于加强新时代区域检察协作服务和保障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将长江流域跨区域公益诉讼和刑事检察协作作为重要内容部署,同频共振保护“一江水”;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四地检察机关围绕“联防联治协同发力,筑牢环太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司法屏障”主题召开联席会议,出台加强环太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协作三年行动方案,推进长三角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协作深度融合。

  二是跨地域检察联动“拧成一股绳”。上海市青浦区、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浙江省嘉善市三地检察机关共同签署《太浦河流域生态资源检察公益诉讼协作机制》,并跨界协作开展“同护一江水、共建两岸绿”联合行动,依托苏州市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快速检测实验室和巡回工作站共同对太浦河流域跨界污染情况进行公益诉讼线索排摸、勘验取证和初步调查工作,发现公益诉讼线索2件,成案1件;浙江省杭州市与安徽省黄山市检察机关建立新安江流域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公益诉讼工作协作机制;湖北省十堰市与河南省南阳市、陕西省商洛市、安康市三地检察机关就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区生态环境保护建立合作机制;四川省建立了岷江、沱江、嘉陵江、金沙江、赤水河、贡嘎山、华蓥山、瓦屋山等山川河流保护的跨区域协作机制。

  “有趣至上”经由网络媒介和直播平台等技术开发,无论是参与文化创造,还是加入娱乐工业,准入门槛都越来越低。普通人对“有趣”的制造、参与和更新也愈加容易,当然其流通和消亡速度也一并加快。与几十年前美国电视文化产品散布全球不同,今天通过网络直播大行其道的“有趣至上”准则,具有更强大的渗透力,高度切分和支配人们的注意力。它不再坐等“沙发上的土豆”选择,而是通过算法和大数据,积极捕捉人们的关注,在吸纳社会能量的同时,以趣味对人群进行“区隔”。至此,当直播平台上某位乡村大妈也拥有自己固定粉丝群体,以此为乐甚至以此为生时,弥漫在今天社会中的“有趣至上”,成为比“娱乐至死”更为复杂的一种文化现象。对于普通人来说,平时工作和生活辛劳琐碎,缺少时间和能力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乐趣,高度依赖于别人提供的即时可见乐趣,成为一种本能反应。问题在于,在工作和闲余时间日益碎片化和难以截然区分的今天,我们究竟如何看待这样的集体本能及其影响。

  不难发现,几乎所有文艺样式,在最初出现时往往需要显出某种“有趣”特质,以便引起人们关注,构成后续观察、思考和参与的重要动力。在这一意义上说,“有趣”意味着各色各样的好奇心与无限可能性,是人们在深度认知和浅度关注之间的转换阀,连接和推动不同类型注意力之间自由转化,从而将日常生活中各色状况转化为深入思考对象。就此而言,“有趣”,不但不低俗,反而是一个社会得以继续生长和进步所必需的酵母。

  当资本在网红经济上高度聚焦,由注意力经济和网络直播合力构成的,却是对“有趣”这个转换阀的无限放大。在利益驱赶下,“有趣”被迅速扩展为笼罩一切的评判标准。而这一驱赶和放大最终会导致深度认知和浅度关注间的交流无法顺利展开,一切理应由“有趣”得以转化、从而展开的有意义思考就此停滞。大多数文艺被限定在最低程度的新奇好玩之中。此时的“有趣”也就一跃成为“有趣至上”,垄断人们理解和转化日常生活中各色喜怒哀乐的可能,成为一种情感和智力上的专制。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非遗中国:伊玛堪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